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唢呐声声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8:40
今天,是为他举行葬礼的日子。
昨天,大家忙活了一整天,为他搭起了灵棚,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灵棚设在村广场中央,高一丈,宽丈余;灵棚两旁,是村上有名的文人为他造作的一副对子:白骨无缘化作他乡之鬼,青云有路翻做苦楚之人。横批:含笑九泉。灵柩前是告牌和他的遗像。告牌上是他的生卒年月。告牌左右,还是一副挽联:一朵白云寄心意,两行热泪洒君前。他端坐在一团黑纱缠绕着的镜框里,洁白的鲜花陪伴着他,笑微微地迎接着前来对他吊唁的人。
阴沉的天。细微的风。漂浮的云。它们都在为他的离世而悲哀。
从昨天的上午到今天,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大家泪洒胸襟,泣血嵇桑。大家为他请来的音乐队,叽哩哇啦,歇斯底里,像锋利的手扯拽着每个人的心。
沉默的大地呜咽着。悲痛的人们啜泣着。尖锐的唢呐号啕着。
人啊,你为什么要死?你为什么会死?多好的人,你怎么也会死?
(三)
轻微的风不知何时停息了。浓厚的云层压迫的人们透不过气。寒冷的气流呛得人们鼻子发酸,泪流不止。深沉的唢呐声驱散了广场的死寂。颗颗牙齿包着嘴唇,行行热泪顺着人们的脸颊流下,谁也顾不上去擦一把。凭空一声春雷,撼动了沉默的人们;第一场春雨,也将为逝者洒下。
没有人组织。大家都自发地过来为他举行追悼大会。
初春的风,刺骨提神;尽管天气寒冷,毕竟已经到了春天。大家静静地站立着,一动不动,仿佛守卫边疆的哨兵。双双泪眼,凝视着镜框着风韵犹存的面庞:满头的白发,让人想起他那坎坷的一生;满面的红光,让人想起他那炽热的心灵;庄重的双唇,肃穆的眼神,诚挚的笑意,仿佛在回敬着大家。
整个空气令人窒息。
呜咽的唢呐声,深沉的悼词,把大家的心带回以往……
(四)
“你叫什么名字?”
主考官面对眼前的青年,笑吟吟地问。
他郑重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请你演奏一曲。”主考官嘴角掠过一丝的笑意,眼光在青年手中的唢呐上扫描。
青年点点头,抬起胳臂,运足气,“唧——”地一声尖叫;然后,悠扬的《社会主义好》便回荡在大厅。
青年个头不高,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显得格外精神;观看着他的演奏,主考官似乎有些失望的神情挂在脸上。演奏结束,他鼓励说:“再来一曲。”
青年又演奏了一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主考官希冀的目光又一次失望了。他示意青年退下,把目光落在下一个年轻人:“请你演奏一曲。”
年轻人似乎早有准备,一曲豫剧《打鸾驾》悠扬地回荡起来。主考官皱着的眉头展开了,脸上显得有些激动。
(五)
青年的祖父是演奏唢呐的老艺人。老人自幼父母双亡,讨饭为生,偶然的机会迷上了唢呐。刚开始,他使用芦根或柳皮演练,后来被一位乡亲收为义子。由于他跟唢呐结下的不解之缘,义父义母对他“游手好闲”的行为非常反感,娶妻生子之后没有多久就分道扬镳。妻子又染病不治。他带着儿子,整天除了劳作就是唢呐。由于不屑的努力,父子俩的名声越传越远。后来儿子娶妻生子。不料突有一天儿媳口吐鲜血,不治而亡;儿子由此也积郁成疾,不过两年的时间,四口人的家就剩下他们祖孙二人。他把孙子视作掌上明珠,昼教夜练孙子唢呐;孙子也十分出息,十来岁就能登台演出。那时抗战正打得激烈,家里家外被抢劫一空。解放前夕,连病带气的他,一命呜呼,撇下年仅十五岁的孙子。
1954年,孙子已经长成二十多的小伙子。大家撺掇他去投考省豫剧团,他真的去了。不料想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擅长的就是豫剧曲调,但他想着已经解放了,再吹奏那些老掉牙的曲调怕影响不好,这样,他才演奏了时髦的但很不得体的两首新曲。于是,他落选了。
落选后,他没有一蹶不振,却是联合了几个爱好者,组成一个唢呐为主的音乐队,为乡亲们服务。
十年动乱,“破旧立新”,砸碎了他的唢呐队。当时的情景,目不忍睹,口不忍言,就此作罢。
改革开放以后,他重组他的唢呐队,领着十多个爱好者,游走于乡里乡外……不料,一向身心健康的他,却因突发心肌梗死而永别人间!
(六)
他死了。他把最后的笑意留给了人间。没有一丝的风。雨水与泪水交织着,顺着人们的脸颊,滚落地上。
大地都在向他志哀。
1984.12

共 17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风风雨雨中,唢呐伴随一生。[编辑:槐花乡人]
1 楼 文友: 2009-01-27 20:11: 7 因为作者的笔法精到,使小说里的主人公为了自己的爱好,无论风雨还是磨难,都始终对唢呐不离不弃的精神,令人钦佩.欣赏这干净利索的写法.学习了. 真诚善良自信,我爱故我在!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好用
宝宝口臭
幼儿小便黄
鼠标手应在哪个科室诊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