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含冰诀 第九章 最后一击

发布时间:2019-10-11 18:47:31

含冰诀 第九章 最后一击

不对,这鬼昭太阴险了,差点中了他的圈套了。

他凭什么让我们正面迎敌,自己却远远的在背后,静观其变而不施以援手,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心中这样想着,却突然一个前滚翻,三两下就滚到了鬼眧那个方向,他本来就是猰貐的首攻目标。

扶仓把神兽的注意力一牵引,那猰貐一个转身,连带着尾巴一个横扫,甚是突然。

鬼昭那负责断后的一队人,由于躲闪不及,大多都被扫中,那尾巴部分,也有大量的突起而未发的毒刺,便有几个人身中毒液,摊坐了下来。

“臭小子,你别胡闹,你想我们全军覆没是吧!”鬼昭情急中,出口大骂。

本来这么多人围攻被困的神兽,突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逆转,本来还在可控范围,现在人手严重不足,而余下有战斗力的人,随时都会有被毒刺射中的危险,而这猰貐还远没到束手就擒的地步。

“你们的技能上啊。”氐素这时也可能觉察出异状,因为从开始,这断后的队伍,就根本没怎么施放过技能,原来正如扶仓所言,想让我们当捕蝉的螳螂,而自己像黄雀一样坐收渔翁之利。

“这阴险的家伙,亏他想得出来。”氐素面露鄙夷之色。

这样的战斗形势一经破解,氐素和扶仓便有了一致的默契,你不是想让我们先去送死吗,我倒以其人之道还致其身,二人一会意,便将猰貐的仇恨净往鬼昭等人身上招引。

看,现在可不一样了,只见鬼昭身上泛起了火苗,就像那天扶仓对阵心孤子的时候那样,这是火族的一种被动技能,使身体周边一定范围受到火焰焚烧,并且自动增加自己的防御。

与此同时,一道火墙放下,鬼昭数丈之内,两米见宽的火焰之墙正好放在了猰貐的身上,顿时烧着了猰貐周边的草丛。

那猰貐被引火上身,身上一吃痛,使出最后的力气,最终还是挣脱了泥沼的束缚,往其正前方那片荒草丛逃逸。

众人在身后紧追不舍,但那猰貐一来吃痛,二来它本就移动神速,很快就拉开了与追赶者的距离,眼看就要逃出大家的控制范围。

此前一直消失不见的祝子,这时却突然出现在了猰貐正前方,一个“树之枷锁”,在猰貐前面生成了一个树木陷阱,让猰貐身陷其中,再次动弹不得。

这时火墙的时限刚好到,火势熄灭,但猰貐被烧得血肉模糊,全身散发出一种肉体烧糊的异味,从猰貐身上散发开来的浓烟,恐怕有毒,扶仓在氐素的提示下也作了主动的闪避。

扶仓发现,原来久久消失的祝子方才是使用了木族的隐身之术,启动技能后,只要在树木的范围内不离开,过了一定时限内就会自动处于隐身状态

,但是作出任何攻击状态或被攻击会自动现身。

隐身状态下,施放者处于飞行状态,移动速度当然可以在猰貐之前放出“树之枷锁”。

正在扶仓寻思之际,猰貐这时却突然换了另外一种形态,身形整个有所变小,为刚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样子像鸟头鼠身,低头往土里一钻,竟然不见,只是如波浪般的一个土波痕划过,才知它逃窜的方向。

这一变故,在场的人都没有预想到,只见鬼昭下意识的使出一招“热浪翻滚”,他瞧准猰貐逃去的方向,风吹热浪,猰貐虽然在土里,但是热浪吹过,还是被吹到了空中现出了原型。

与此同时,氐素一个“异地生长”,已在猰貐前方,像树木生长一样长出了身子来,这是木族的远程任意位移的技能,这算是木族的高级技能,可以看出氐素自称为导师,可还真会有两下子。

而祝子也不知用了什么技能,也是随后跟上,身形晃动中,不知放出了多少招式,反正看得扶仓眼睛都花了。

这祝子的攻速之快让人咂舌,这样的连招,只懂招式皮毛的扶仓,竟然有一种眼花缭乱的眩目感,人家也同是异师助理,自己和人家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可是不可思议一的幕又发生了!

只见那猰貐再次一个遁地,周边几十米方圆,山崩地陷,接着地水潮涌,氐素和祝子二人一下子掉入水潭中,不知生死。

而且这一范围波及到鬼昭等人的方向,其同伴全部落水,那水潭由于下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暗涌漩涡,掉入水中之人,肯定是处在一种相当危险的处境。

扶仓马上想到的是救人,那猰貐也不知遁到何方,待那水面平静之后,扶仓终于找到冒出头来的氐素和祝子。

好不容易将二人拉出了岸边,由于呛水过多,二人一时半会还缓不过神来,那氐素却说:“快去,你不用管我们,看那边鬼昭,别让他使出最后致命一击,否则他会独吞战斗成果,别让他得逞。”

扶仓顺着氐素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正在和猰貐单打独斗,看来就要得手,但距离好远,怕也是来不急了。

祝子见状也是着急万分,本想着像刚才氐素一样,使出个“异地生长”位移过去,可是内力用尽,却是怎么也使不出来。

“臭小子,‘天外之火’,上午我教过你的。”原来关键时刻,是自己怀中的伏羲站了出来,当然伏羲说的话,除了扶仓之外,其他人都是听不到的。

扶仓一听,心头大喜,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我现在可是功力全部填补了火族功门,我的火族功力可是比木族还要浑厚的啊。

这“天外之火”是任意范围的一招定点投射技能,就如同火箭一样,落地之余,爆炸开花,这招可比火箭好用,那是因为它的定点投射,一打一个准,任意方向位置,任由施法者选定。

并且这“天外之火”算是一个范围技,当然这个范围与刚才浪昭使出来的火墙可不能相比,两个虽然都是火族的技能,但火墙是一个标准的范围技能,对范围内的敌人产生一定比值的持续伤害。

“天外之火”可不一样,他虽然范围小,但产生的是完全不打折扣的纯粹伤害,而这所谓的纯粹伤害是完全无视受技的防疫、霸体、虚弱、幻影等等状态的影响,意思是它该是多少伤害,按照施施者这个技能所除的阶数而定,并100%完全让敌人受到伤害,不可闪避,阶数越高伤害越大。

虽然这个技能扶仓只是处在原始的一阶,但那伤害已经是足够毁灭的了。

这招使出,那最后一丝生命的猰貐被一击毙命的同时,技能伤害范围内的鬼昭也是身受直接伤害,一招下去,差点连自己的命都搭上去了。

而且这最后的一击来自远处的扶仓,虽然猰貐就躺在身边,却只有流口水的份。

“哎,之前说好的是对半分的,你们可不能耍赖啊。”鬼昭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心中虽有不甘,但还是不想让扶仓一伙把便宜全部得了去。

“我呸,你刚才不是想让我们都去送死,自己一个人独吞的吗,这猰貐最后‘山崩地裂’这招你早就料到,就等着我们全部落水,最后你一人偷偷独占,你还有脸说平分。”

当然这样的话,扶仓是不懂的,连氐素久经沙场的都不知状况,最后中招,这新手扶仓怎么会知道这些。

这一切,当然又是怀中的伏羲暗中指导的。

“谁说的,我哪有预料,你不是也没掉进去吗?我离得远,幸运而已。而且,你一个木族的,怎么会用我们火族的‘天外之火’?”鬼昭见诡计暴露,但还是极力狡辩,而且还咄咄逼人。

扶仓却不搭理,大模大样地走到猰貐的尸体旁,手中一探,一颗魔核得手,当然还有一些兽筯、兽角等物件,这些材料我看还是交给院长吧,想着回头悉数交给了氐素。

最后一击是你的,这魔核是你的,其他的你交给祝子,我们回头再说。

待本队其他伤员都找到,氏素指挥祝子和扶仓启动“木灵之气”技能。

这是木族一种治疗技能,就是在施法者周边会自动笼罩一层树元素,元素范围内的受体会发出元素精华,而这种精华能解万毒,最大的功效就是有止血和恢复功力。

那边的鬼昭,偷鸡不成,反而也伤了同来的队友,看着别人一整队人全部满状态复苏,自己的人全部扒在地上,鬼哭狼嚎,痛苦万分,自己又措手无策。

为他人作了嫁衣裳,气得他不停在嗷嗷乱叫,狗急但跳不了墙,这让扶仓一队人,感到了一个爽字了得,收好战利品,连正眼都不望鬼昭一眼,昂首阔步地扬长而去,却留下鬼昭那狼狈不堪的一众人马。

远远的,还听到鬼昭破口大骂:“奸诈小人,你给我记住了,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沈阳脑康中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通讯地址
沈阳脑康中医院有医保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公交地址
沈阳脑康中医院看病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