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乾坤召唤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淘汰在即

发布时间:2019-10-11 16:04:28

乾坤召唤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淘汰在即

“咻咻咻”

神武场上,半空中随着四人又一次的合围攻势十分默契的落下,一时间空中四种神力汹涌波动,声势极其浩大。然而,反观下方的邹天明手中长刀举重若轻的微微一挑,紫色雷力弥漫间,转瞬幻化成四枚足有一米直径的淡紫色雷电刀旋,分别迎向头顶上方合围而来的攻击。

“嘣嘣嘣嘣”

紧跟着,厚重的碰撞声在当空连续炸起,随之一层紊乱的神力光波扩散,空中四道人影皆是因为受到波及,身形不稳的连连后撤,甚至实力相对较差的傅玲,脚步蹒跚之间,竟一连不受控制的爆退到神武场边缘仍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若不是紧要关头率先止住脚步的鸿月及时甩出一道神力光锁缠上前者的腰间,怕是这一四人毫无保留的联手攻势,将落个一人被轰出场外的尴尬局面。

“太强了!而且他的实力仍然保留许多!”

暴戾的神力四散,形成了一卷宛若倒扣漏斗的形状扩散,厚重的罡风所过,坚硬无比的地面上被卷出密密麻麻的清晰裂痕。然而以邹天明身躯为中心的一丈方圆地区,仿若是有着一层无形气场,在那狂虐扩散的神力能量之间,莫说对方身上的衣角连一丝波澜都没有,甚至那四周的地面在刚才连续数十次激烈战斗中都没有受到波及,光滑的几乎不见什么痕迹。

“妹子,天神一境跨出,实力确实相差太大,这已经并非咱们四人联手能够抗衡的问题了!”

重新小心翼翼的以鸿月为中心,四人再次凑在一起,感受着身边傀儡因为辅助自己抵挡刚才那一波狂暴的碰撞力,体内损坏的程度,哪怕鸿山再不甘心,此刻言语中也透漏出一种深深的无力。

轻轻点头,望向下方出手后便一直保持安静,连四象溶血都没有用出的邹天明,鸿月心头凝重,摇头道:“我之所以执拗的要在胖哥出手后上场,不过是想给邹天明一个台阶,同时也缓和一下局面,不至于随后他在暴怒之下对凤青暗下狠手。”

“邹天明绝非一味的狂妄之徒,从刚才出手至今,我们四人一共毫无保留的爆发过四次攻势,每一次他出手的力量虽然都有目的性的增强,但力度却控制的十分精准,无疑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中,当着执法殿和所有一重炼狱新人的面,展现自己实力树立威信的同时,也不想让我们太过狼狈,看来在血盟集结令面前,尽管之前有着很多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仍没有放弃后续拉拢咱们。”

如邹天明这样的修炼奇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确实不能说仅仅是一位只会蛮横的狂徒。至于对方身上桀骜不驯的性格,相对而言,踏入炼狱星空任何一位新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会有所呈现,因为这是整个神界世俗传承和对武力崇尚的大环境所造就出来的一种人文特性。只不过,邹天明自小集水之星域主宰神殿的宠爱和呵护于一身,性格更加乖张一些罢了。关于这一点,从其晋升灵神境便被传授家族密不传世的四象溶血战技即可窥出一二。

当然,至于刚才一战邹天明让人大跌眼镜的失态,着实是碰见了胖子这位恶搞界的大神。莫说是他,想必即使是那些端坐在裁判席上德高望重的执法殿诸多老一辈,若是面临被人嘣了一身屎,而且连还会都不给的局面,怕也难忍住当场暴走。

“高等天神魂光系一脉,拥有雷灵两系属性,不但修习星斗战技的天赋卓绝,看他刚才出手间手中双环阔刀内荡漾出的灵性,应该是水星域主宰神殿两千年前邪域慕光神王残墓现世时最大的收获,光翼亢羊了!”

刚才神武场上颇具声势的交手,虽然被邹天明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但以裁判席上画长老的毒辣眼力,当然清楚在那一瞬间爆发的四重雷旋,其中抵挡星斗师傅虎兄妹的两重刀旋实则并非神力所凝,而是星斗战技。可想而知,纵然双方实力相差巨大,所凝技能威力远远没有尽其全力,但短短七八个呼吸之间便完成四重不同的战技,在他看来,以卓健和林龙即将晋升二重星空的实力,都不可能办到。

“假以时日

,只要着重引导,仍不失成为未来神界一方星域支柱的好苗子!”

时至今日,不管画长老从哪个角度看,似乎未来炼狱星空很长一段时间的形势,都必须依靠邹天明来牵制夜郎清遥带领的血盟。毕竟即使不提心核界接收新人的时间进度,而且按照他的观察,这一届新人绝对是七大星域万年来最出色的一代,整体素质甚至要超越当年夜郎洪辰的那一届。

“月姐,难道我们真的要放弃这次好不容易进入炼狱星空的历练机会吗?”

台上,沉默半晌后,仍没有下一步战斗的趋势,见到鸿月若有所思的望着下方的邹天明,傅虎终于忍不住开口。

要知道,这一届新人接收,因为血盟的突发联合,导致陨石山脉的竞争力度可谓心核界历来之最,使得许多其他星域修行天赋比傅虎兄妹卓绝的人才被强行淘汰掉,而留下的很多新人不得不说都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因此他们对这次得之不易的机会更加珍惜。

“鸿月,你我同属水之星域,两族长辈也多有交情,刚才一战我已竭力留手,你没必要为一时过节连炼狱星空的历练机会放弃掉。凭你们的实力,后续我保证五星殿有一席镇守者的名额提供!当然,如果还有其他人肯加入龙骷盟,今天有执法殿画老前辈作证,我会根据个人实力和修行天赋,绝对公正的分配星殿修行资源!”

一旁,鸿山黑着脸一言不发,而另外一侧傅虎和傅玲皆是一脸期望的盯着自己,鸿月心头一声沉叹落下,情知无论今后在炼狱星空如何选择,面对此刻的局面,倘若再坚持下去,恐怕即便离开心核界,后续被西雪星区的族中长辈知晓具体情况后,她也根本无法交代。毕竟这一次她带领的小队不仅仅是个人,还有背后偌大一方星区的诸多宗族。

“不必多说,实力悬殊过大,再纠缠下去,倒是我们自找丢人了!此战我鸿月认输便是!”

仰天沉沉呼出一口气,鸿月声音平静的一句话,不由让台上邹天明的嘴角弯起一抹笑意,同时也更让裁判席上的画长老颇松出一口气。的确,西雪星区鸿月等人自陨石山脉和紧跟的一年新人休整期所展现出的实力和修行天赋,在这届新人中绝对算是翘楚。刚才从对方认输的语气中,似乎接下来并非想象中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嗖嗖嗖”

话音落下,鸿月与鸿山相视一眼,皆看出彼此脸上的苦楚,当下四人不再耽误时间,脚步一闪,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直直飞向金凤青等人所在席位,随之,场内也是响起一片稀疏的欢呼声。

“凤青,对不起!”稳稳的落在台席上,目光稍稍对视,鸿月便脸带愧色的撇开了头。

“鸿月姐,谢谢!你们已经尽力了,灵神境与天神境虽然只是一步之遥,但却是神灵掌握神则之力的第一步,委实是实力相差的太大!”

对于刚才台上的战斗,看似鸿月等人一开始便竭尽全力的进攻,然而攻势衔接之间,情知邹天明需要一个机会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充分展现自己的实力,她却仍不留余力的配合着,明显是为了拖延时间,平稳对方经历与胖子一战时的怒火,这一份苦心,金凤青哪能领会不了?

言语落下,眼看鸿月等人战败而归后,身旁四周的氛围逐渐有些异常,金凤青心里一道苦笑落下,不留痕迹的伸出手掌按了按胖子的胳膊。如今少了张浩这枚主心骨,以南宫悦为首的心核界新人,后续毋庸置疑的会留下,而婉慕容可谓是这届新人土之星域的代表,碍于一方星域的面子,执法殿不会不管不顾,同样,穆敬的情况也相差不多。

只不过,开场前大家的同仇敌忾随着邹天明的实力呈现,加上刚才台上鸿月认输时颇有些莫衷一是的对话,倒让众人心里都泛起了些许波澜。一时间,所有人都低着头,目光交接间,若有若无的带着一丝深意。

一片沉默中,似乎学聪明的邹天明情知眼下情况对自己有利,如果强迫反而会引起其他弑天盟成员的反感,因此只是眼神冰冷的远远直盯着右侧方专属台席上的金凤青。

“弑天盟连续两次挑战败北,下一轮挑战若仍无法取胜,则被剥夺星殿挑战的资格!”

随着气氛略显有些压抑,下一刻,裁判席上得到画长老眼神示意的千赐适时起身,大声宣布一句。

“呼”

言语落下,心神颇有些紧绷的盯着金凤青等人所在方位,眼看几个呼吸过去,金凤青仍安然端坐在席位上,他刚来得及如释负重的呼出一口气,还不待宣布弑天盟放弃挑战资格,便看到前者却是稳稳站起,迎空伸出手掌:“我弑天盟,还有应战之人!”

“凤青!”转眼瞥见金凤青起身应答后,满是刚毅的脸庞,胖子狠狠抡出一拳,锤向自己的大腿。

“还是那句话,战败和不敢应战是两码事,无论如何,以后都不能因为咱们连累张浩哥被人耻笑!”

一句话入耳,也不知道众多人心中如何领会,总之,大家宛若是默契般的不由自主低下头,脸上或多或少都带起一些惭愧之色。

“凤青妹子,你别去!这一战,我来!”狠狠咬了咬牙,一旁自开战以来,一直脸色纠结的墨归狠狠咬牙。

“既然是事关星殿争夺的最后一战,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弑天盟盟主的意思,再做决断啊!”

正在金凤青摆手制止墨归,脚步微旋间欲要窜身而起的刹那,一道浑厚的嗓音自神武场东侧的偏僻角落炸响全场...

曲靖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永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安徽治疗性病方法
曲靖男科
永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