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朝神记第两百二十三章断刃道君

发布时间:2020-01-26 13:34:51

朝神记 第两百二十三章 断刃道君

一入大殿,森寒之意越发彻骨,殿内是个十分空旷的大厅,厅内分为左右两个长廊,顺着长廊走下去,是不同的各个分殿,每个分殿都有一些宝物和禁制。

从外面看并不大的玄冰之殿,内里却各有乾坤,最起码叶七夜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丝玄奥的空间奥妙。

前方传来一阵法力波动,她加快速度赶去,眼前豁然开朗,赫然是一处更加广阔的大殿,雕梁画柱,华丽非常,只是那些雕刻全部都是半透明的冰组成,唯有最前方十个光圈散发着不同的光芒。

此时正在战斗的两拨人,其中一人叶七夜认识,竟然是云霓裳,而她的对手,赫然是一个身穿黑色道服,衣襟上绣着浪花的男人。

另外一拨正在战斗的,则是欧阳询等人,对手也都是一些陌生的人,除了身穿黑色道服的人,还有几人衣服上绣着山水图,竟然都是剑修!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正在争抢那些光球!

叶七夜的到来打破了某些平衡,交手的几人立刻停手,全部一脸警惕的看着叶七夜。

当然,除了叶破军。

叶破军是认识轩辕翊的,同时他也在好奇,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叶七夜淡淡说道,朝着光球缓缓走去。

云霓裳目光一闪,趁着她的对手将注意力分到叶七夜身上的瞬间,一个精妙的遁法,来到了冰蓝色的光球前,一把抓了上去,下一秒,她便消失在了原地。

叶七夜抬手,双指夹住了刺向自己的剑,目光落在那人的身上,“蜀山的人?何时如此卑鄙了。”

她的话音落地,银色的星辰轰然打出,将那人瞬间打飞了出去,骨断筋折!

这一招让一众人下意识的心中一紧,皆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七夜,金丹后期的剑修,秒杀??

叶七夜的目光掠过北冥仙宗的那些人,最终落到了之前云霓裳的对手身上,“北冥仙宗的?”

“北冥霍阳,不知阁下是?”霍阳没有出手,跟随他的北冥仙宗弟子便安静如鸡。

“你大概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但是今日过后,想必,你会记住我的。”叶七夜轻声说道,脸上却依然是一副寡淡的模样,和传言中的君轩,一模一样。

指尖一枚银色的星星在不停旋转,她越过众人,来到了一颗灰色的光球旁,微微勾唇,“我叫君轩。”

一掌按在光球上,下一秒,她消失在了原地。

霍阳冷眼看着她消失,随后,也按上了一颗光球。

欧阳询几人也选择了进入,很快,大殿便空无一人。

进入光球后,叶七夜飞快的用神识扫过那些宝物,在这处类似草原的地方快速掠过,只是……

她看着眼前这只巨大的狼妖,微微眯眼,所以,这些光球里,其实并不只是有宝物,还封印了昔年玄冰道尊斩杀过的大妖的魂魄碎片,虽然不可能复活,但是这些碎片内也包含了一部分大妖生前的力量,看来,想要轻松的获得那些宝物,是不可能的。

在草原的深处,叶七夜早已察觉到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在守护着什么东西。

在这里,她不需要隐藏什么,所以……放开手脚吧!

刷!

剑光闪过,狼妖轰然破碎,妖魂碎片落入了叶七夜的手中。

轰!

星辰落下,猿妖怒吼着被砸成了肉泥,又是一枚妖魂碎片。

一路前进,一路杀戮。

直到看到最终的宝物守护者。

竟然是一名人类。

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上,胡子都发白了,腿上放着一把剑。

在他身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匣子,还有一根金黄色的草,一本书。

那个老头缓缓睁开眼了,看着叶七夜,“两千年了,终于等来了有缘人。”

“前辈是?”叶七夜好奇的问。

“在下名曰断刃,昔年曾是西极神州太虚观的不肖弟子,被玄冰斩杀,一缕残魂拘于此处,年轻人,要么你杀了我,让我解脱,要么,便被我所杀,陪伴我度过剩下的无数岁月吧。”断刃淡淡说道,目光平和。

叶七夜的掌心出现了青云剑,她一手握住剑柄,微微侧身,目光冷凝,“相比较死亡,我更喜欢杀人。”

断刃点了点头,“不错,剑客自然是要杀人的,不杀人者,无法成为优秀的剑客,你虽然不是剑修,但也有了那么一丝属于自己的剑意,值得老夫出剑。”

说完,他站起身,缓缓拔出了自己的剑。

那把剑非常普通,剑柄甚至有些破烂,但是那剑刃,却依然锋利无比,反射着冷光。

叶七夜抬头直视断刃,猛地拔剑而起,剑鸣清亮,高亢如龙吟,青云剑光芒绽放,带着不可比拟的气势和力量,朝着断刃而去。

“好剑!”断刃大喝,一剑迎了上去。

仅仅一击,叶七夜便知道断刃的实力有多可怕。

虽然被玄冰道尊斩杀,但那并不是说明他不强,相反,他死了,只是因为玄冰道尊太强,而不是他弱。

太虚观的弟子,哪怕他为了师门荣誉而说自己是不肖弟子,那也是仙宗之间的顶尖强者!

纯粹的剑修,不修法,不修术,不修器,不借助符隶,不依靠丹药,唯有一人一剑而已。

这天地束缚,一剑破之,这人间不平,一剑破之。

天上地下,唯此一剑!

刺啦!

叶七夜的青云剑上附着了一丝雷霆之力,和断刃的每一次碰撞,都让断刃的魂魄淡下去一分。

到最后,已经不用她动手了,断刃都无法凝聚形体。

飘荡着,断刃一脸无奈的看着叶七夜,“本以为你是一名剑客,可是你最终也无法用剑和我分出胜负。”

叶七夜收起了青云,一脸的平静,并不因为自己取巧而有所羞愧,“我本就不是剑修,而且,我们已经分出了胜负,是我赢了。”

“是的,你赢了,但老夫若是没有死,你不是我一招之敌。”断刃神色冷冽。

“可你已经死了,而我赢了,前辈,您不必激我,我道心很稳定,为了胜利,我不会在意那些虚无的东西,您没有机会反败为胜的。”

被叶七夜讽刺了一顿,断刃的魂体越发不稳定,缓缓化为了光点消失在了原地。

而叶七夜过了许久,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她其实也不想取巧,只是道君哪怕死了,实力都不能小巧,为了获得最终的胜利,她也没办法。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权威
阜阳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最好的治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癫痫医院官网
广州知名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