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魔动苍玄 第六十一章 回家的感觉

发布时间:2020-01-14 18:25:47

魔动苍玄 第六十一章 回家的感觉

远处,幽族住居那威武宽阔的大门,逐渐映入了幽旷的眼帘当中。

没有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也没有锣鼓声天的吵杂,此时的幽族大门口,只是安安静静的站着老仆闇风一人,便连幽天龙和几位长老,今天也都是没有出现在这里。

不是幽镇天和幽天龙不在意,这,恰恰是他们对幽旷极其重视的表现,若是这次幽旷,幽族出现什么大动作大场面,那绝对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猜测揣摩,所以今天幽旷,便要以极其寻常姿态回归幽族。

他们,绝对不允许幽旷出现任何的闪失。

“少主,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浑浊的老眼,闪烁晶莹泪光,闇风迎上前来拉住幽旷的手,颤抖的声音之中,带着微微的哽咽。

六年了,从上次少主离开这里,已经过去整整六年时间了。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大门,幽旷微微轻笑,握着闇风的手,微微紧了几分,“是啊,我回来了,我幽旷终于,回来了。”

“闇风爷爷,这几年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幽旷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来,今后幽旷保证,只要我在幽族的一天,便要让闇风爷爷享一天的清福,幽旷在这里,谢谢你了。”

闇风没有回答,只是他那剧烈颤抖的嘴唇,已然足以说明了他内心此刻的汹涌澎湃。

这个孩子,我闇风没有白疼。

值得了!

在闇风的带领之下,幽旷等人一路朝着幽天龙为他所安排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幽旷不出意料的发现,以前那些见面便要对他冷嘲热讽的同辈们,今天看他的眼神当中,都没有了以前的轻蔑,有些甚至是带着些许的敬畏和仰慕。

“你们看,幽旷回来了耶。”

“是啊,真厉害呢,听说昨天他在蛰魂塔赢了比赛,族内长辈们都很称赞呢。”

“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强,连魔兽都打得过,难怪族长会亲自下令让他回来,十八岁的八星武者,在我们幽族同辈中,可能已经跃身前三强了。”

……

同辈们都在窃窃私语着,而这些话,当然逃不过幽旷的耳朵。

看来蛰魂塔之行的作用,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上许多,这么一来,他里就名正言顺了,谁也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由于黄佩琪来得突然,幽族内并没有为她准备的地方,所以在进幽族大门之后,幽兰便带着她回去自己的住处,留下幽旷一人在闇风的带领下,来到了幽族偏僻深处这个要大不大,要小也不算小的屋子之外。

“少爷,自己进去吧,里面已经有人在等你,老仆这就告退了。”闇风朝幽旷说道。

“恩,闇风爷爷您去忙吧。”幽旷点了点头。

他也大概猜出了屋子里面是什么人了。

推开屋子的门,幽旷惊讶的发现,里面的装修竟是与外面普通形状完全不同,可以说得上是十分豪华,而在屋子中央的檀木圆桌旁,赫然已经坐着一个人。

“果然是你。”幽旷摸了摸鼻子,淡然的走了进来。

在桌子旁边坐着的,赫然便是幽族老祖,九星武将幽镇天!

“臭小子,什么叫果然是我,连一声祖爷爷也那么惜口么。”一身白袍的幽镇天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有够没礼貌的。

“好吧,祖爷爷。”

很是‘勉强’的叫了一声后,幽旷走到了床边,扔下了手中装有衣物的包裹。

“你过来,问你件事。”幽镇天招了招手,示意幽旷坐下。

“干嘛。”

“你个混小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祖爷爷,说话就不能尊敬点,客气点么!”

幽镇天再次翻了翻白眼,却是脸色一转,问道:“算了,这些以后你再慢慢改,一时半会也急不来,听说一个多月后的黑水宗筛选,你会参加是吗?”

幽旷楞了一楞,“你怎么知道?”

“切,你这小毛头,心里想什么难道能瞒得过祖爷爷?”

幽镇天端得一副倚老卖老模样。

他当然不会说,那天幽旷在秽凌城与严嵩叔侄的炼器问答,早已经是传遍了大街小巷,而严宏最后说出的那句挑衅话语还有幽旷坚定的回答,自然可以推敲出幽旷是否会去参加初筛。

“是又怎么样,你想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幽旷对幽镇天说话的语气总是好不了,虽然他心里确实是想好好说话,但幽镇天说得没错,一时半会还真改不过来。

这跟以前他被幽族摈弃,是有着绝对关联的。

“拿去。”

只见幽镇天抬手往胸口一抹,一把轻铁长棍和一本土灰色卷轴,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被他置于桌面,推到了幽旷面前。

“这是二品武器轻铁长棍,还有四级武技‘葬山诀’,我们幽族最高级别的武器和武技,本来还想给你一套二品防具的,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被人弄丢了,改天我再想办法弄材料亲自给你炼制一套,这些,就先凑合着用吧。”

二品武器!

四级武技!

一看到这两样东西,幽旷心跳不由得微微加速。

只要有了它们,再凭借念力和强悍的身体,现在的他甚至可以越级挑战武士级别!

他曾经试着向‘元始莲魂’问过最强的四级武技,五级武技叫什么,具体内容又是什么这样一些问题。然而莲魂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这一点,曾经让幽旷很是失望。

追究了一番后,他这才知道,原来任何武技都是经由人发明创造,招式变化走势本就只是大概,强不强,也都是看使用者的使用方法,真正修炼起来,也皆是靠修炼者的悟性,所以武技内容和强不强,是没有确切答案的。

武技只有会不会用,真正较真的说起来,同等武技当中并没有什么最强之说。

“都是给我的?”幽旷呼吸有些急促的向幽镇天确认了一下。

“恩,都是给你的。”

幽镇天点了点头,一双微微凹陷的老眼当中,明显可见一丝的溺爱,“另外,如果需要钱买药材修炼的话,我已经跟库房打过招呼,想要多少自己去取,只要幽族负担得起,取多少都没关系。”

闪烁着清灵银光的轻铁长棍,幽族最强武技‘葬山诀’,幽旷眼中的火热显而易见,他毫不客气‘刷’的一下,伸手将这两样东西放入了自己胸前储物项链之内。

“恩。”

虽然幽旷在药材方面并不缺,但他还是朝着幽镇天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怎么能辜负祖爷爷这片好意。

“好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我也不是喜欢多废话的人,这就走了。”

幽镇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在即将踏出门框之时,他转过了头,“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者事情,随时来找我,还有,祖爷爷和你的族长伯伯,期待着你在黑水宗筛选之上,为我幽族争光。”

说完这些,他消失在了幽旷的视线当中。

随着幽镇天的远去,幽旷隐约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前者那愉悦大笑之声。

心中暖流早已经是澎湃汹涌,此时幽旷脸上隐隐浮现一抹坚定。

恩,一个月后的黑水宗筛选,我便要以这轻铁长棍和葬山诀,扬我幽族之威。

幽族,阁楼底部隐秘地窖。

“说吧,是谁指示你的,你的目标,又是谁。”

婷婷身影站立地窖,摇曳烛光更让她显出一种朦胧美感,幽兰此时目视前方,柳眉微黛,看着一个浑身是血,正被绑在木架上的光头男子。

这个人是在她带幽旷回来的路上艳鸠擒下的,那时,这个光头男子正躲在暗处,准备袭击毫无防备的他们。

虚弱的抬起了头,光头男子只是微微瞥了幽兰一眼,轻轻一笑,便再次垂下了头去,眼中,竟是显出一股视死如归的觉悟。

“想……杀就杀,废话……废话那么多干嘛,如果想从我口中知道些什么的话,幽兰小姐还是……还是省省吧。”

幽兰不再多言,就那样静静站立着,似乎在寻思着些什么,一旁艳鸠则是微微皱眉,却又显出些无可奈何。

从刚才开始,她对这个人施加的刑罚已经不少,却没想到这人竟是如此硬气,直到现在都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沉思若久,幽兰这才紫唇微启,悠悠开口道:“知道我叫幽兰,证明你跟幽族内的人认识,有人刻意告诉你我的名字甚至是修为程度,但我跟幽族内的人,并没有过什么太大的过节。如果目标是佩琪姐姐,你也根本不用等到那个时候才动手,所以,你的目标应该是幽旷哥哥才对。”

光头男子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不过如此,却是更加确定了幽兰心中的猜测。

“幽旷哥哥这六年来,只有最近才跟幽族有所接触,跟谁有过节,我心里很清楚,就算不用你说,我也大概能猜出你背后指使之人,之所以还留你一命,只是想让你揭穿那个人的真实面目而已。”

幽兰看了看那微微抬头的光头男子,面容平静的问道:“幽桐他,真的是个值得你如此忠心的人么?如果是,那我对他的看法倒要重新定位了。”

长春最权威牛皮癣医院
上海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承德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岳阳白癫风公立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