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老法官眼中的边疆基层法院变迁从三无到人强

发布时间:2019-10-09 16:26:15

老法官眼中的边疆基层法院变迁:从三无到人强马壮

新华昆明12月16日电(王研)“今非昔比了。”提起这些年来的变化,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和堂全感慨不已。1984年从电影放映员成为一名法官后,他亲眼见证了红土地上的基层法院从“三无”到如今“人强马壮”的变迁。  怒江州辖兰坪、泸水、福贡、贡山四个县,境内有傈僳族、怒族、独龙族、普米族、白族等22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州总人口的92.7%。出生在兰坪县的和堂全就是一名白族人。  “住宿无房、办公无场所、办案无钱。”坐在怒江州中院宽敞明亮的诉讼大厅里,56岁的和堂全用“三无”形容当年的基层法院。1975年,怒江州中级人民法院只有两间简陋的平房可以办公,由于场所太狭窄,当时法院的牌子就挂在办公室门口的芭蕉树上,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7年。1982年,怒江州中院和公安局、检察院挤在一栋楼上班,这一挤又是13年。“中院总共搬过五六次家,才有现在这栋大楼!”在怒江多个地方看到,派出法庭一般都是较新的两三层楼,办公室电脑、打印机等设备齐全,还配备有车辆。  和堂全回忆,自己调入法院是机缘所致。1984年全县8个乡镇要设立法庭,而当时兰坪县法院总共才十多人,必须招人。“当年我初中没毕业就到法院工作了,要是换成现在可没人要喽!现在招的最少也是大专以上文凭!”和堂全说,当年贡山、福贡等县级法院都只有一两人有审判资格,而近年来随着夜大等多种形式的培训和考核,全州有审判资格的法官达到了70多人。  办公条件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多年来和堂全为了办案滑过溜索、骑过马、乘过猪槽船、坐过竹排,而如今怒江州中院就有18辆车,虽然有时还要翻山越岭,但时间和路程上已经节省了很多,法官们能有精力办更多的案子。  多年来案件的数量和形式也发生了明显变化。以前,法官们办理的案件都是些群众间的“琐碎小事”,诉讼标的额也很少:有兄弟为了36片石棉瓦起争端,有父子为了一棵橘子树反目,有邻居为了一只狗发生纠纷……。和堂全写过一篇《记兔峨法庭二、三事》,其中提到兔峨法庭挂牌后“这一挂牌不要紧,兔峨乡各个村落打架斗殴的、偷鸡摸狗的、家长里短的,也不管是不是法庭管的案子,全都一股脑找上门来,叫人应接不暇。特别是碰到街天更是热闹非凡,背着小孩的媳妇、牵着骡马的老汉,全都挤到法庭,有讼事纷争的群众,也有凑热闹的看客……”  现在,破产、股权转让、企业重组等新类型案件也越来越多。基层法庭审理的案件数量也从每年一二十件增加到了100多件。和堂全说:“唯一没有改变的,是法官们扎根边疆、服务群众的一颗赤诚之心!”

连云港白癜风好的医院
许昌白癜风好的医院
大同性病
连云港白癜风医院
许昌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