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憨夫宠妻第一八零章苏洛光苏将军

发布时间:2020-01-26 13:06:22

憨夫宠妻 第一八零章 苏洛光苏将军

“尽力而为。”沈竹茹应道,脸上的笑容却是自信满满。

翌日清晨,随着一群近百人的亲卫队到达天风关口处的军营后,沈竹茹便接到了姑苏风的通知开始准备丰盛的晚餐。

所有食材都是就地取用,跟士兵们每日里用的菜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在烹饪上更显精致而已。

当沈竹茹的菜式被端上饭桌时,苏洛光却是拧紧了眉头。

“我不是说过了,士兵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这些都是什么??难道都将我的话当作了耳边风了吗?”苏洛光很恼火,治军多年,居然还出这种纰漏,简直就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侯爷……”

“在军营里,叫我将军。”

“是,将军。今晚的饭菜是由姑苏风统领揽下要为将军接风洗尘的。他是新人,恐怕是一心想要表现这才犯了错,还请将军息怒。”

“姑苏风?这不是武考的第三名吗?莫非他以为一个武考第三名就可以这般擅做主张了不成?”

“属下这就将人叫进来。”

很快姑苏风就被叫了进来,原本高兴的脸上这会都变了脸sè。看着那一桌子的饭菜,他苦在心里头。

“属下姑苏风,见过苏将军。”姑苏风单膝下跪行礼。

“姑苏风,莫非你觉得本将军威严不在,连我的规矩都是想打破就随意打破的?”

“属下不敢。”

“那你看看这都是什么?”

“是属下疏忽了,立刻为将军更换。”

“不必了,负责的伙头给我叫来,我有话要问。”

“将军,此事乃属下的失职,与伙头无关。还请将军降罪。”

苏洛光望了眼姑苏风,“你倒是很看重这个伙头,莫非你们之间还有剩连带关系?”

“没有,属下只是赏识这个伙头的厨艺,并无太大关系。还请将军不要误会。兴许只是他没注意听清楚,这才弄出了这般状况。不管经过如何,结果既然是错了,属下自然有。还请将军降罪便是。”

苏洛光看着姑苏风这般一味承担的态度,忽而对这个伙头有了几分兴趣。

原本叫对方了,也只是想说上几句,让他往后注意点,却没想到竟是让姑苏风误会了。

“行了。我又不是暴君。还不至于真的因为一餐饭责罚一个人,只不过想见见一下这个伙头,听听他为何会弄伤这么一桌子的菜罢了。你紧张什么劲。”

“属下知错。”姑苏风不由松了口气,对于自己的偶像,还是不愿意在他勉强留下坏的印象的。

很快沈竹茹被叫了过来。

苏洛光初见沈竹茹时,倒是被她这副尊容小小吃了一惊,却不知为何,望着她那张陌生之极的面孔,偏偏有种熟悉感冒出来,令人费解。

“你就是负责这餐饭的伙头?”

“是的。”沈竹茹应道。

“姑苏风可曾跟你提过我的规矩?”

苏洛光淡淡一问。姑苏风一个劲打着眼sè要沈竹茹否认,可她压根就没明白那眼sè的意思。

“提过。”

“既然提过,那你说说这一桌子的菜肴又是怎么一个意思。”苏洛光把手一指,问道。

“将军,这都是按着吩咐做的呀。全都是士兵吃的饭菜,只不过烹饪的手法略有不同,加上一些技巧,就弄成了这副模样。其实,你别看这像是大鱼大肉的样子,实则不然。其实都是普通的白菜、豆芽、土豆之类的,不信您大可直接品尝一番,与真正的肉食还是有些区别的。”沈竹茹淡笑着应答,早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问。只是没想到苏洛光还没开始吃,就把做饭的人被埋怨上了。

“嗯?有这事?”苏洛光不禁好奇了。之前只是初看一眼,外加做的太逼真,这会仔细一看,还真的有痕迹可寻。

拨开表层之后,显露出里头的本sè后。苏洛光都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烫。

饶他贵为侯爷,还有看错的时候。

“你,很不错。”对于沈竹茹这番烹饪技巧,虽然让苏洛光都出糗了,却还是给了一个颇为肯定的评价。

“多谢将军的夸奖,若是没别个事情,我先回伙房帮忙了,还有士兵没吃饭呢。”

“去吧。”苏洛光大手一挥,让沈竹茹离开了,不过随着沈竹茹这一走,看着姑苏风时,苏洛光却有些尴尬了。

“咳咳,姑苏统领,之前误会你了,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了。”苏洛光倒不是个拿乔之辈,知错认错,光明磊落,丝毫不扭捏直接给姑苏风道歉。

姑苏风本就崇拜苏洛光,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介怀,虽然之前因为一个误会闹得有点小不快,不过反倒是因此拉近了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熟络起来。

姑苏风被留在苏洛光的营帐之中用餐,沈竹茹在回伙房的半道上,被慕风华掳走了。

“你干嘛。大白天的把我拉进这里来,若是被人看见误会了,你让我怎么见人。”沈竹茹瞪了眼一脸无辜的慕风华,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被叫过去没事吧。那个苏洛光有没有为难你?”慕风华一个劲的在沈竹茹身上摸了摸,若非眼中的担忧之sè,她绝对怀疑这小子是故意装傻,乘机揩油来的。

“我没事。苏洛光也不是那般蛮不讲理之人,他叫我过去就是问问清楚状况,多半是不想误判了姑苏风的错,才找我过去问话。能有多大点事。事情说开了,自然而然就没事了。瞧把你紧张的,搞得好像苏洛光多可怕一般。”

“若是别人我自然不会担心,可谁让是你呢?我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心,忍不住就为你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惹祸的本事,我担心一下也很正常。”

“哼!”沈竹茹狠狠踩了慕风华一角。

“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什么叫做我惹祸的本事,我是个惹祸的人吗?真是气死我了。懒得理你,我回去。”沈竹茹气呼呼要走,却是被慕风华一把揽在怀中。

“别生气,我就是逗你玩的。真没别个意思。就是想你了,这才用了借口。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慕风华软下嗓音道,竟然有几分撒娇的味道,虽然有些肉麻,可莫名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沈竹茹心里头冒出来。小小的有点高兴。

“别蹭啦,痒。”沈竹茹一个劲的躲着,忍不住便笑出声来,实在是没法子忍耐,她怕痒。

“那你还气不气?”

“哪有你这样的。放开啦。被看到就不好了,我还要在这里待下去,可不想因为你的缘故闹出不好的名声来。”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就算如此,也不能大白天把我拉近帐篷,被人瞅见肯定要误会的。”

慕风华一听,眼睛瞬间就亮了。

“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慕风华坏坏的笑着,手一个劲的在沈竹茹背后摸着。

“反正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你知道我想什么了?”

越说越不正经了,沈竹茹只觉得心里头堵得慌,干脆一跺脚。往慕风华腿肚子伸脚一踹,随后挣脱了他的手,略带一点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帐篷。

慕风华看着沈竹茹那做贼一般离开的背影淡笑不语,心情颇是不错,待得人已经完全看不到时,这才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正好遇见巡逻的士兵,这倒是让慕风华稍稍有点觉悟,至少知道白天确实不太适合做的太明显。

至少也要顾虑沈竹茹的感受。

脱离慕风华的魔掌之后,沈竹茹回了伙房。立马就被卷入忙碌的伙头大军之中,忙得焦头烂额。

没法子,突然增加的千人队伍,这饭菜就需要增加。临时弄起来还要顾着原本的饭菜数量,自然而然更加忙碌。

转眼间在天风关口也逗留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

苏洛光到达天风关口的第二天,慕风华与姑苏风负责的新兵营便直接迁移到了天风关口这边,在临近位置搭建了营地,融入这一番大营。随着这一个新兵营的出现后,沈竹茹方才知晓。原来并非只有一个新兵营,而是足足六个,共计新兵人数就在四十万。

也是在这个时候,沈竹茹才知道自己之前逗留的新兵营只是一小部分的人,大部分的士兵已经被拉出去训练,带着随军的伙夫离开,这才造就了新兵营的伙头总是缺少的缘故。

不但如此,当初天风城招聘点那里可不仅仅只是招聘慕风华那个新兵营的伙头,还有另外六个新兵营的伙头,只是她运气好,这才这般巧合分配到了慕风华所在的新兵营罢了。

在沈竹茹逗留半个月的时间后,天风关口局势已然紧张起来,赤霄国的军队已经在关口外摆开阵势,不日就要开始攻城,大战一触即发,整个营地的士兵也不停的有所调动,分配去每处驻扎的防守点,具体安排一律由军令调度。

四月二十八日,天气闷热的令人烦躁不已,总有种会有大事将要发生的感觉在心头挥之不去。

当天中午,就在这闷热的有点令人昏昏欲睡的中午,一排冷箭射来,射杀了墙头上看守的士兵后,直接拉开了赤霄国与玉瑞国之间的战争。

战鼓擂动,各方兵马调动起来,打起了攻防战。

这第一仗不可能打得太过激烈,双方主帅斗不过是试探一番,并未动真格,手头上的精兵未动,出动的不过是普通兵马互相试探。

赤霄国主帅汪海天,乃是赤霄国的兵马大元帅,负责统筹三军调度,在赤霄国内有颇有名望的大将军大元帅,手下强兵猛将无数,十四岁上战场,二十五岁当了将军,三十六岁已然是一名主帅,如今六十二岁,依旧身子骨硬朗,披挂上阵杀敌,依旧不减当年神勇之姿。

玉瑞国主帅冯不从,履历与汪海天颇有几分类似,只不过一个平民百姓一步步从士兵爬上元帅之位,一个却是有着家族荣誉,乃将门之后,虽然也是由低往上爬,却是以百夫长之位慢慢爬上主帅,相较于汪海天的一步一个脚印,冯不从多少欠缺几分,可就算如此,两人出生不同,底蕴不同,自然而然战法亦有不同。

冯不从打仗据闻用兵之计颇有将门之后的风范,计谋层叠而出,而汪海天贵在奇勇二字,。

若将二人打仗风格做个比较,这冯不从那便是翩翩公子斯文有礼,而汪海天还就是地痞流氓耍无赖,文明与粗鄙的强烈对比。

不过经过几十年的战场沉淀后,彼此间的战法多少也有点改变,未曾真正交上手,还真不好说谁人更胜一筹。

打仗一开始沈竹茹伙房这边倒也没什么太大变化,反倒是医官那片区域,随着战争的开始,一个个伤患送进送出,忙得那才叫做焦头烂额,都没个好觉好睡。

“小姐,少爷命人传话过来,若是小姐愿意离开,他想办法让我们走。”

“我们待在伙房有什么可担心的,走与不走没什么差别,又轮不到我们上阵杀敌,一点危险都没有。月央,慕风华没事吧。据闻打得挺激烈的,他会不会受伤呀。”

“少爷身手不凡,小姐不用担心的。”

“要不,咱们乔装成士兵偷偷去看看?”

“千万不要。现在打仗,装成士兵模样,定然会被赶上战场打仗。奴婢会武功倒也不惧,但是小姐你只是普通人,很危险的。千万不可以做这种傻事。少爷若是知晓,绝对会不顾一切把小姐你送回天风城好生看着的。”月央忙不迭说话,真怕沈竹茹一意孤行。

“别紧张,说说而已,我还不想死。只是这样枯等着实在无聊,两个确切的消息都没有,握着心里头焦急呀。”

“那奴婢去打探一二?”月央不由这般说道。

“算了,太危险了。还是乖乖等消息吧。”

沈竹茹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决定乖乖等慕风华回来,可等呀等,足足等了三天,硬是没有慕风华传来的消息,就跟他这个人突然消失了一般,音讯全无了,实在蹊跷。未完待续。

赤峰市医院预约挂号
会昌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白癜风医院
柳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怀化白癜风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