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留校午休学泩倍增家长新学期菿校轮值

发布时间:2019-07-14 00:55:09

留校午休学生倍增 家长新学期到校“轮值”

每到小学放学时,不少托管机构就在学校门前举着牌子,或等学生放学,或招揽生意

开学在即,又有家长为孩子的午休问题操碎了心。政府补贴校内午休,让选择留校的学生倍增,甚至有学校不堪压力提出要求,家长需到学校轮值午休。

不久前,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明确《广州市学生托管管理办法》不列入广州市2015年立法计划。在学校托管压力大,家长对学生托管需求迫切的情况下,不少家长认为,立法“盘活”校外托管机构才是解决之路。

个案1

家长将轮流到学校“上班”

张先生一家没有人担任教师,但今年春季开学,他和他太太其中一人,将要到学校“上班”了。

张先生女儿在淘金某小学读二年级,他告诉,2014年寒假收到学校通知,称2015年春季开学,小学将控制留校午休人数在班级总人数一半左右,原来供学生午睡的睡室也将改成教室,学生今后只能趴着课桌午休,最令家长手足无措的是,留校学生家长还必须安排一人轮值午休管理员。

张先生告诉:“学校不让班级家委会以及其他各种方式额外加钱聘请午休管理员,并且,为孩子报名午休的家长需在学校开学前协商好轮值名单。”

根据去年出台的《广州市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工作指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工作,是学校为民服务项目之一,同时担负小学教学任务的学校是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工作的实施主体,小学生课后在校托管,由在职教师或聘请人员负责看护,不得进行集体教学、补课或者办各种兴趣班。

“我在花都工作,如果按照学校的要求,轮值任务必须交给我太太,女儿中午大概12:00放学,我太太必须上午11:00左右就要从公司出发,吃个午饭,再去轮值,下午差不多要3时才能回到办公室上班。”张先生说。

眼下开学在即,张先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以前教师看管孩子午休,每个教师一个星期只需轮值一两天,这对于教师的影响应该还不算太大,但如果让家长轮值,将影响成百上千个家庭,特别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说,影响很大。”

个案2

免费补贴令午休学生激增

相对于家长到学校上班的无奈之举,学校的老师们更是有一通苦水要倒。而备受瞩目的《广州市学生托管管理办法》立法项目最终无疾而终,这让广州小学的众多学校和教职员工不论能力如何,都不得不接受继续承担午休托管的难题,短期内更难有所改变。

黄埔大道片区某小学前几年因为学校基建原因,一直没有开展校内午休,直到最近才开始开展午休,但由于学校硬件条件较弱,仅有一成的学生选择在校午休。然而,在广州确定对每个学生午休进行补贴之后,前来询问午休的家长越来越多。“出于对安全和服务质量的考虑,学校一度想对申请的学生设置一定的门槛。不过,区教育局则要求学校必须对所有学生全部开放。”该校温老师说。全校有1300多名学生,以前不到200学生在校午休,如今午休的报名人数接近1000人,开学在即,这个庞大的人数让老师都惶恐不安,“老师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万一午休出现了问题,谁都担不下这”。

不过,由于区教育局有必须开放午休的硬性规定,学校已经轮排了教师进行看管。但学校一直没有配置食堂,近千名学生的午餐只能向外购买服务。眼看学校就要开学了,可至今快餐公司还未最终定下来。“学生在学校进餐,订的却是外面的快餐,政府没有指定,只能靠学校去判断选取,价格和安全问题都是必须慎重的事情。”

了解到,各学校新学期选择在校午休的人数都出现了增长。环市路某小学食堂原本只能承担200学生的伙食,但今年在校午休的学生也增加到800人。“这样一来,学生的午餐质量根本得不到保证。”该校校长称。

家长建议

立法规范推广校外托管

体育西小学不远处有一家儿童托管中心,据了解,这家托管机构由夫妻两人租用一处民宅办起,接受学生午托和课后托管。除其他家长托管的学生,他们自己的小孩也在这里午休,办机构多年,没有“证”让他们多次遭遇尴尬。

该负责人告诉,无法向工商管理局申请营业许可证,最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机构处于居民楼的二楼,属于住宅用地,不能用作经营。

有些居民楼的一楼可以作为商业用地,但据这位负责人说,租用一楼并不现实,因为租金太贵。他还给算了一笔账,目前该托管中心午托和课后托管的学生大概有20人,按照每人每月900元计算,托管中心月收入大概18000元。二楼的房租是4500元/月,每天学生的伙食费大概是200元,一月共计约4400元,水电费、物业管理费等大概也要2000元,如果要加上外聘人员的工资,“托管中心利润微薄,只能租用楼上的住宅作为孩子午休的场所”。

工商许可证难拿,教育局也不管?她坦言,“全广州有托管许可证的只有一两家,有教育局资格证的基本没有,我们名义上是归教育局管,但是实际上没人管。”

据称,如果要从教育局得到相关资格证,就需要按照办幼儿园的手续申请,“过程繁琐,准入条件也很苛刻,况且我们不是办幼儿园,是托管机构,但是现在名不正言不顺,我们的身份很尴尬”。

据了解,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涉及工商、教育、消防、卫生、交通、物价、税务等多个部门,目前广州还未对校外托管机构明确主管部门和协管部门,未纳入政府有关部门日常管理的范畴。监管方式多依靠突击检查,难以解决托管市场无证无序问题。

东风东路某小学的老师范先生就提出,立法规范校内托管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义务教育法》规定学生每天在学校的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此外校内托管也会让老师的劳动时间超过10小时。范先生曾就托管一课题到过德国等地考察,在国外,类似的托管机构基本都是由在社区一级的民间机构来承担。“相对于规范校内托管,政府更应该做的是立法规范校外托管,推广能提供优质服务的托管机构。”

这是否可行呢?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曾表示,对于校外托管,目前的监管手段还有限,很多托管机构在社区内,监管机构难以发现和监管。

有学生家长收集多位家长的意见后,向教育部门反映:“目前来说,立法的重中之重不是规范校内托管,而是规范校外托管,‘盘活’校外的托管机构,让不合法、不合规、不安全的托管机构成为政府相关部门监督下的合法、合规、安全的托管机构,全力承担学校的托管服务,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家长放心、教师放松、学校减压。” 陈秋明 摄(资料图片) 许琛 甘韵仪

品牌网站建设
微信小程序怎么申请
微信小程序如何推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