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花 痴

发布时间:2019-09-13 04:01:44
饭店门前热闹非凡。接送新人和他们亲朋好友的小车来往穿梭。新郎身着笔挺的黑色西服,新娘身披洁白轻盈的婚纱,满脸笑意地迎接贺客。
走进大厅,迎面的一块金属牌上贴着大红贺辞:“恭贺:丁磊先生,小芳 新婚之禧!”
看着光彩照人的小芳和帅气十足的丁磊,我的思绪不由又飞回了两年前……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上午,丁磊开车来接我和他一起去看小芳。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像飞一样奔驰,公路两边的树木和房屋迅速向后退去。
“丁磊,你慢点。”我不由紧张的提醒他。看着他铁青的脸色,我的心不由提到嗓子眼儿。
我一把按住方向盘:“停下!你不要命啦?”
紧急的刹车发出剌耳的“嚓……嚓”声,功率强大的切诺基几乎跳了起来。已经刹住的车轮在惯性的作用下还想拼命地往前冲去,就像丁磊此时的心情一样,极不情愿地停下了。
“坐到一边去,我来开。”
丁磊一声没吭,推开车门,绕过车头,坐到副驾驶位置上。我一侧头发现他已是泪流满面。
我的心一阵阵刺疼,眼前闪现出小芳的身影。
??
小芳长得小巧灵珑,十分可爱。白白嫩嫩的瓜子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樱桃小嘴,有着古典美人的韵味儿。性格有些内向,平时不爱讲话,可她善解人意,讨人喜爱。
小芳 岁的时候,妈妈被病魔夺走了年轻的生命,留下年轻的男人、年幼的小芳和年迈的婆婆。小芳的爸爸,是个憨厚老实的人,他在母亲的指导下,既当爸又当妈地把小芳拉扯大。当时,有不少人劝他说:“大亮,如果有合适的人,你再找一个老婆成家吧,女人家,女人家,有个女人才是家呀,何况你才27岁,总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吧?”
小芳爸总是含着泪花摸着小芳的头淡淡地说:“不急,等小芳长大了再说吧。”
三代人相依为命,一步一步的从艰难中走了过来。
贫瘠的土地也照样有庄稼生长,贫困寂寞的生活并不能阻止小芳一天天长大。奶奶已经很衰老了,爸爸已经“奔五”,小芳也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当小芳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奶奶和爸爸高兴得合不拢嘴。
爸爸像一个孩子似的见人就傻呼呼的笑着:“嘿嘿,小芳考上海医学院了。呵呵!”??
奶奶反复的唠叨着:“小芳,你走了会想奶奶吗?”??
“想啊,奶奶,当然想啦。”小芳抱住半躺在床上的奶奶,脸靠在奶奶的胸口。
怎么能不想呢?小芳是奶奶一口饭一口汤喂大的啊。现在小芳长大了,要出去读书了,奶奶既高兴,又舍不得,整天抹着眼泪。
小芳爸对奶奶说:“娘,你放心吧,几年一混就过去了。等小芳毕业回来,我们还会住在一起的。”
“是啊,奶奶,我不会离开你和爸爸的,我要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奶奶笑了。
??
我的思绪在激烈地翻腾着,眼睛却紧盯住前方。终于出现了我熟悉的小村庄轮廓。
车子刚进村口,透过车窗我看到一副骚乱的景象:一群孩子手里拿着青菜皮、树枝等杂物,向一个人扔过去,嘴里不停的叫着:“小花痴,想男人!小花痴,不知羞!小花痴……”
我的心一下子沉下来,头也轰的一下炸开了。难道会是小芳?
一群孩子看到有车子开进村子,立即围了上来看稀奇。我跨下车子,穿过孩子们的包围圈,当我走向前一看,天哪!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头发已经打结成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已看不到原来的肤色了,两眼毫无神采地瞪着。全身脏兮兮的,破烂的衣服撕得一条条一缕缕的布片拖挂着,已经看不出衣服本来的颜色。只见她手里拿着一封破旧的信封,嘴里不停的唱着什么:“我爱你,地老天荒,生死不离分……”
“小芳!”我惊呆了,从那瓜子脸型和她手中的信封上我知道她是小芳,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知所措,愣在哪里任凭泪水哗哗的流淌。
丁磊大步走过去,一把紧紧地抱着小芳。
他大声喊着:“小芳,小芳啊,你醒醒,你快醒醒呀!我是丁磊,你这是怎么了啊?”
小芳突然安静下来,盯着丁磊的脸庞看着,呆滞的眼睛里忽然闪出亮光,脸上僵直的肌肉一下松弛了,她哈哈大笑起来,大声说;“是大志、大志回来了,哈哈……爱你到天老,爱你到地荒,哈哈……”
丁磊将小芳抱上车。
小芳在丁磊的怀里显得很安静,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丁磊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掉在小芳的身上。他哽咽着,轻语着:“小芳……小芳,我带你去看病好吗?小芳……”
我知道,在大学读书时,丁磊一直暗恋着娇小可爱的小芳。可这爱情偏偏会捉弄人,小芳却爱上了同学阿铁。一直关注小芳的丁磊最近才从别的同学那儿得知小芳不幸的命运。就急不可待地拉上我,陪他来看望小芳了。可我们没想到小芳会悲惨到这种境地。
??
小芳家的房子还是那种版筑的土墙,屋顶上的老瓦间,生长着茂盛的瓦松,和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小洋楼形成鲜明的对比。家里空荡荡的,就像刚遭到盗贼洗劫过似的,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粮食、衣服、鞋子、碗、筷子,抛得满地都是,让人无处下脚。见有生人进来,一只小黑猫,“喵呜——”一声,弓起背,逃进里屋去了。
小芳的奶奶已经在去年过世,小芳爸也50岁出头了,一头白发,满面皱纹,看上去有70多岁的样子了。老人麻木地坐着,痛苦的哭着说:“都怨我呀,是我和她奶奶害苦了小芳啊,我真该死啊!苍天啊!你为什么就不睁睁眼呀!”
我们知道,凭我们苍白无力的语言是无法劝慰老人的,索性让他抒发一下内心的痛苦也好。
??
小芳和阿铁是在大二那年好上的。
阿铁是苏州人,温柔体贴,机智聪慧,好学上进。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就像一团火,深深的燃烧着对方,两颗年轻的心快被爱情的烈焰熔化了。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晚上,他们相约在校园的假山旁。小芳紧紧地依偎在阿铁的怀里。阿铁紧紧地抱着小芳,阿铁感到他就像抱着一盆喷焰的火盆,炙烤得自已浑身向外冒着岩浆。他控制不住自已的感情,猛然低下头在小芳的脸上亲吻着,小芳幸福地闭上双眼,脸上浮起愉快的笑容。阿铁激动地喊着:“小芳,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阿铁,你可要记住你说过的话,爱我一辈子。”小芳温柔地对阿铁说“
“小芳,我会爱你一辈子。直到天老——地荒!”声音之大,像在向全世界宣言。
我们几个躲在山后的女生大叫起来:“哦……哦,爱你天老——地荒!”
吓得他们两个人赶紧爬起来,向教学楼后面小湖边的柳阴下跑去。他们要继续享受他们甜蜜的爱情。我们几个女生哈哈大笑着,叽叽喳喳地商量着,等会儿小芳回宿舍后,如何“拷问”她,要她“彻底坦白交代”!
幸福和快乐整天洋溢在小芳的脸上,那个不爱讲话的小芳,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活泼,人也变得更加漂亮了。
??
小芳放假回家后把她和阿铁相爱的事情,告诉了奶奶和爸爸。
奶奶和爸爸死活也不同意。奶奶哭着说:“小芳啊,奶奶把你带大容易吗?你为什么不为奶奶和你爸爸想想呢?你找了一个苏州人,是要嫁到苏州去的,留下我和你爸爸这日子怎么过啊?”
小芳抱着奶奶:“奶奶,不会的,我和阿铁说好了,我们不回苏州,毕业就回你们身边还不行吗?”
“这个可能吗?小芳,人家也就这一个儿子呀。”爸爸大声说。
“爸爸,我会劝阿铁来瓢城的,您和奶奶放心好了。”
“不行!除非我死了!”爸爸大声吼着。
听着奶奶和爸爸不近情理的话,小芳十分困惑,她晚饭也没吃,怏怏回到自己的小屋和衣躺下了。她不相信现在还有亲人干涉婚姻的事情发生。她认为,家人会慢慢想通的。
??
小芳回校后,和阿铁商量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阿铁说:“小芳,为了你,我愿意去瓢城。我会做好父母的思想工作,再一起做好你爸爸和奶奶的工作,去瓢城陪我深深爱着的小芳!”
小芳感动地依偎到阿铁的胸前:“阿铁,你真好!”
??
放暑假了,同学们都商量怎么回家或是去哪儿旅游,阿铁和小芳一起来到瓢城小芳的家。但是不管小芳和阿铁怎么做工作,保证毕业后到瓢城来工作,保证奉养两位老人,甚至两人双双跪下请求奶奶和爸爸成全他们,小芳爸和奶奶就是不松口。亲人的不近情理和不谅解,不支持,让小芳和阿铁不知所措。在小芳家的每一天,他们两个人的心都在流血。
阿铁私下里对小芳说:“不理他们好了。都什么时代了,我们的婚姻怎么还要家人同意才行?”
小芳哭着说:“阿铁,我爱你,请你相信我。但是没有奶奶和爸爸,不会有我的今天,我不能违拗他们的话。阿铁,我们再等等吧。啊?”
阿铁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又点点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
呆了一个多星期,事情没有进展,阿铁只得先回家去了。阿铁要和两位老人告别一声,可两位老人明知道阿铁这天要走,却一直躺在床上不起来,阿铁无奈,只好先走了。
毕业后,阿铁真的来了瓢城,并且和小芳都分配在市人民医院。
为了能让爸爸和奶奶同意这门婚事,小芳和阿铁请了好多人说情。小芳的爸爸和奶奶铁了心,就是不同意。
有一天,阿铁买了好多的礼物和小芳一起高高兴兴地回来看望奶奶和爸爸。
奶奶见了,却破口大骂起来:“都给我滚!滚!谁稀罕你这些东西。”
阿铁笑着对奶奶说:“奶奶呀,您别生气好吗?生气要伤身体哦。我肚子好饿了,等我吃了饭立即滚蛋好吗?”
奶奶气冲冲的从屋里拿出一根绳子,大声吼道:“小芳,你如果不和这个男人断了,我就死给你看!”
说着就做出要上吊的样子。
小芳的爸爸也从屋里操出一把菜刀,大声吼着:“我也不活了!”说着一刀朝自已的腿上砍去,刹时鲜血直流……
小芳和阿铁吓坏了,医生的本能让他们立即冲上去为他止血、包扎。
小芳跪在爸爸面前哭着说:“爸爸,我听你的,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阿铁也抱着奶奶的腿哭着说:“奶奶,您下来,我滚,我现在就滚还不行吗?”
阿铁真的走了,他抹着眼泪一步三回头地走了。村上看热闹的乡亲们都在议论,谁都不理解小芳奶奶、和爸爸对小芳的这种畸形的“爱”。有人还大胆预言:“这样子,要毁掉小芳这孩子的!”
??
阿铁向医院请了长假,回苏州去搞调动了。他的工作很快有了着落。他不愿意再回到瓢城这块伤心地,不久之后他给小芳寄来一封字字血声声泪的情书。他在情书中表示:今生今世的爱人就是小芳,他会永远爱着小芳。即使他和别的女性结婚成家了,心中也会永远保留着小芳的位置。他对她家人的举动表示不能理解;但是他能谅解他们,因为他爱着他们的小芳,他们也爱着他的小芳。
小芳变了,从此变得沉默寡言,话越来越少,她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小芳写一手好字,特别是毛笔字。真的,写的就像一个书法家那样的流畅,得体,每次医院里有什么活动,大幅标语、学习材料都出自小芳的手。小芳是个人才,不久,就被调到县委做了秘书了。
大家都为小芳感到高兴。可是小芳的婚姻问题,仍然是大家心中的一个迷,小芳的人品高尚、才华高超,这都是大家所公认的。
有多少小伙子向她求婚。也有很多人为她而操心,可小芳从来都不松口,都是一笑了之。有时我们老同学见面都劝她说:“小芳,过去的事忘了它,你也不能总守着回忆来过一辈子吧?你看我们同学都有孩子了,只有你啦,再等几年老了,就嫁不出去了。”
每当说到这些,小芳都是苦苦地一笑:“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是‘爱’这个字在我的心中早已死了。”
??
一晃又是几年,爱神的金钟再次震响了小芳的心扉。
大志和小芳是同一个村的,他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大志从小就喜欢小芳,渐渐的由喜欢变成暗恋。可大志是个弧儿,家境贫穷,只能偷偷的暗恋着她。大志在一个乡办的纸盒厂上班,每月几十元的工资,只能够他吃饭和买书的。大志勤劳刻苦,省吃俭用,一心一意准备考大学。
大志终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大学的生活使大志又有了新的希望,新的理想。他开始给小芳写信,写他们小时候的趣事,写他对小芳的喜欢,思念和爱恋。一封封充满爱、充满柔情的信件,就像一颗颗滚烫的心,使小芳感到温暖。她那颗结冰的心开始融化,终天有一天他们相爱了。
当她的奶奶和爸爸知道她和大志相爱以后,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大志是本地人,小芳嫁给他以后,不会远离他们。另一方面,又担心大志家太穷,怕小芳嫁过去以后受苦。他们自己是穷怕了,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受穷,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他们对小芳和大志的婚恋,表现得不冷不热。但是小芳这回却不愿再受他们的摆布,她一心一意地要嫁给大志了。
小芳知道大志的生活很困难,在外面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学费。小芳写信给大志,要他好好读书,并且每个月给大志寄去生活费。过惯了苦日子的大志,把小芳寄去的钱都存起来,准备留着结婚用。
大学快毕业了。
大志拿出小芳给他的这些钱,买了很多结婚用品:床单、被罩、枕头,等等……??

共 641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哪个妙龄少女不善怀春?那个青年男子不善衷情?这是人性中的至真至纯。小芳就是这种纯真的姑娘,她对爱情的执着令人感动,虽然历尽风霜,曾经疯癫,但最终作者给她一个美满的结局。作者许多小说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感觉,这是作者的善良使然。【编辑:耕天耘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711 】
1 楼 文友: 2009-07-11 20:4 :08 抱得美人归!真好呀!哈哈!赞一个!之仪
2 楼 文友: 2009-07-12 08:05:59 人的一生也许会因为很多原因要和多个异性在一起,但是爱似乎只能有一次。我想,只有阿铁才是小芳一生唯一爱过的人。“每当说到这些,小芳都是苦苦地一笑:‘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可是‘爱’这个字在我的心中早已死了。’”我相信这话是真的。其实只要阿铁不死,她的心就应该不死。小说如果写成小芳后来每次走向婚礼的殿堂时都想起阿铁,退去婚纱,以无比的痴心打动所有人,以无比的执著独此一生或与阿铁终成眷属,都是好结果,那样的爱是更高境界、更高档次、更感人、更添异彩的。不过,小说这样写很客观地表现了这个年头人们的爱情观。欣赏! 英度,男,汉族,197 年8月出生。中文及地测专业,矿山测量工程师。著有小说《跨越断桥》,诗集《无名氏》、《风的问候》。
 楼 文友: 2009-07-18 01:59:29 很多细节经不起推敲,比如大志的年纪,比如小芳怎么就会成那样的病了?很不和逻辑 希望我们都有快乐充实的人生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小儿大便干
婴儿流鼻血
老年人手脚麻木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